成杭州首家5G全覆盖的企业,这家航空公司有鲜为人知的数字野心
世界浙商网讯 来源:世界浙商网  作者:  09-30

 

  世界浙商网讯 一架无人机在大厅内低空旋转,1秒内将围观的10多位体验者识别成功。在国庆前夕,长龙航空总部大楼率先实现5G全覆盖,以上一幕就是在5G信号下快速识别的结果。据悉,这个速度是4G网络下的40-50倍。 

  这是杭州首家实现5G全覆盖的企业。“这栋总部大楼在改建时就作好了5G规划,我们的提前规划,光纤在大楼提前布放为快速发布5G打下了基础。” 长龙航空首席信息官薛蔚解释,5G是运营商们修建的一条不限速的“高速公路“,但企业发展的车轮能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加码到什么程度,就得看企业的应用创新能力。 

  大厅左侧摆放着一个不起眼的沙盘,该沙盘是浙江长龙航空主运营基地——创新智能维修保障基地的模型,长龙航空更多5G应用场景今后将在此40万平方米空间内施展拳脚。不过薛蔚坦言,5G应用目前在长龙航空尚处于探索阶段,在今年年底后或有部分5G应用在民航领域内出现。 

   

  5G将会如何影响民航领域? 

  在薛蔚看来,维修保障可能是民航领域在5G网络应用最广泛的场景。比如飞机上某个设备出现故障在过去需要将所有零部件拆解后才能进行排查,但在5G网络下,可运用VR技术在不拆解零部件的前提下进行。 

  比如国际航班飞抵一些保障能力较弱的国家与地区,会提前设置一条黄色预警线来进行航材维修。而在5G技术下航空公司能对更多航班运行数据进行分析,改进黄色预警线的设置从而实现航材维修周期的优化。 

  等到5G商用实现全球普及,即便在飞抵这些国家或地区后发生故障,一线业务人员也可通过装有高清摄像头的头盔或单兵系统布置在工业园区,利用5G大带宽与低时延特性及时将现场高清图像回传至位于总部的专家室,寻求远程支持。这一系列动作将快速远程解决室外、移动性场景的突发问题,实现从专家指挥中心向地方运维现场的技术指导辐射,大大降低工程运维的人力和时间成本。 

  与此同时,5G的应用还有可能极大程度低影响民航领域的人才培训体系。“比如如何寻找优秀的飞行员?过去对于飞行员的评判还要依赖于主观判断,但是在5G技术下我们可以用大量历史飞行数据来描摹每位飞行员的精准画像,使得对他们的训练能够做到有的放矢。” 

  薛蔚对5G在民航领域的应用充满期待,不过他也透露民航对于安全防范的级别特别高,所以它选择新技术应用也相对谨慎与保守。 

  “不安分”的数字航空 

  但长龙航空这家成立仅6年的年轻民航公司,已多次向数字化提出挑战并形成了一系列硕果。 

  在长龙航空总部大楼11层的数字开发中心,记者看到了长龙航空可视化调度平台,这是民航领域目前唯一存在的可视化调度平台。据长龙航空方面透露,目前民航内部沟通方式采用的传统沟通设备。这类传统设备的单台年租价格为8000元左右,像长龙这一规模的航空公司需要几百台设备,也就是说仅设备一年的支出成本就高达几百万元。 

  2019年,长龙航空通过整合智能硬件、应用软件和系统平台,采用一套融合4G无线网络、GPS定位系统、集群通信等多位一体的智能可视化指挥调度系统,代替了传统设备。“这套系统可以让我们每年节省85%的成本。”薛蔚介绍,这套系统可以显著降低成本的同时还能实现传统设备所不能实现的功能,比如无距离限制的集群对讲呼叫(单呼、组呼和群呼等)、集音视频实时回传、GPS位置调度系统等于一体,真正实现解决看得清、听得到、能指挥的综合智能终端和调度系统应用。 

  长龙航空的数字化进程已低调持续了两年。去年,长龙航空顺利完成了民航传统业务链路的升级,将甚高频和电报等多种业务进行集成,创新使用伪线仿真技术,实现在一条IP网络中承载多路模拟、低速信号的传输,彻底告别了传统模拟链路速度慢、信号差的日子。同年年底,长龙云云计算平台也正式投入生产运营。 

  

  为何是长龙航空? 

  这家短时间内将机队规模扩大到45架的航空公司,在过去几年里最被人所熟知的就是“长龙速度”,但却鲜少有人注意到这家民航在数字航空的野心。事实上,这家公司通过数字化改造生产体系已成为民航效率的样本。 

  中国民航局有一项“五率”指标,无论是民营航空还是国有航空都会在这项指标下竞逐。面对机队规模与发展历史都比自身高10多倍的国有航空公司,长龙航空在2017年与2018年连续位列全民航前列。 

  为何这家规模与历史都不占优势的民航公司,却成了数字航空的先行者?在与薛蔚的交谈中,记者得出了一些答案。 

  “首先,长龙航空的历史包袱没有那么沉。”薛蔚口中的历史包袱是指长龙航空在过去技术路线中的沉淀没有那么多,“一种技术架构一旦搭建,改造的成本就会非常高。”也就是说,长龙航空的年轻反而促成了其新技术路径实现的可能性。 

  其次来自于决策者对数字航空的坚定推动。长龙航空董事长刘启宏是数字航空的统帅,更是坚定的推动者。他曾在一次采访中告诉记者,“我们的资源拼不过大型航空公司,数字化战略却可以让长龙航空实现变道超车。”为了更快实现变道超车,刘启宏将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及民航领域的一批在京人才招致麾下。在长龙的数字化战略中有三新:新的互联网思维方式、新的技术架构体系、新的人员项目管理方式。 

  在薛蔚看来,数字化的推进过程中必然涉及组织架构与运营方式的改变。在长龙航空,所有数据资产不仅已实现统一管理,且数字化已在管理层中达成了高度共识。这家在数字航空进程中小步快跑的民航公司,或将在5G时代迎来更多变道超车的可能性。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