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智脉 | 丁列明:西湖激发着企业家、科学家的创造力
来源:世界浙商网  作者:沈彬彬  07-16


  西湖虽然是一个景观,但是它充满了灵性,也能很好地激发企业家、科学家的创造力。当时回到杭州创业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丁列明  贝达药业董事长

 
  他是从西湖走出去的科学家,也是回到西湖扎根的企业家,他象征着西湖孕育下的智慧一代。
  丁列明,贝达药业董事长。1991年他从浙江医科大学硕士毕业,留学美国获博士学位。2002年,他回国创办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经过近十年的攻关,自主研发了中国第一个小分子靶向抗癌药“盐酸埃克替尼”。同时,他积极引进优秀海归人才,搭建平台帮助他们在国内创新创业,为我国医药科技创新、科技惠民、产业发展和政策推动等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困境中,科技创新在发光

  横长寿路6号,杭州嘉里中心西湖私邸逸庐院内,我们的采访在这里开始。 

  就在去年,丁列明在同样的位置参加了浙江医科大学入校四十周年活动。四十年前,这里曾是丁列明母校浙江医科大学旧址。四十年后,繁华深处这一隅宁静之地,依然充满了那些难忘岁月的回忆。“这里是我上大学、创业开始的地方。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早上晨跑,一跑就跑到断桥、跑到白堤,在艰苦的学习过程中,我也充分享受着西湖的美景”。 

 

 △丁列明曾就读于浙江医科大学 

 

  (现为杭州嘉里中心 西湖私邸逸庐) 

  这位自称是嵊州农民孩子的浙商企业家,通过1979年高考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从农村到省城到出国,再在不惑之年回国创业,如今的丁列明带领着团队一路披荆斩棘,为国内数十万肺癌患者带去希望。褐红色的圆形药片,乍看平平无奇,然而这个名叫凯美纳(盐酸埃克替尼)的小药片就是丁列明团队带回来的,中国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药,它打破了进口药在这一领域的垄断,并荣获我国化学制药行业第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这次抗疫战中,贝达药业作为生命科技企业,也显现出了极强的韧性。从交通物流到科研再到复工复产,贝达药业积极面对困难和挑战,并且交出了一张令人满意的成绩单。在过去的一季度中,贝达药业销售业绩达6.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72%。同时很多科研项目也都在恢复正常的过程中。 

  “在这个过程中,科技创新充分显示了它的魅力和价值。我们克服很多困难把药及时地送到病人的手里,满足了病人的需要。作为一个品牌越来越得到专家和病人的肯定,也让我们在困难中保持良好的业绩。”丁列明分析道。 

  放弃留美安稳生活毅然回国创业

  “现在回头来看,当初毅然回国创业,回到杭州创业是十分正确的选择。” 丁列明回忆往昔,感慨良多。 

  2018年,一部《我不是药神》让人们深切感受到癌症病人放弃治疗心有不甘,进口药太贵用不起的无奈与无助。当时丁列明的很多朋友和老师在看完电影后,第一时间想到了贝达药业的产品盐酸埃克替尼。“电影里讲的靶向药是治疗白血病的,而我们针对的是更大的疾病:肺癌。所以看完电影很多人都说我们做的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然而在电影上映之前,为了研发出让老百姓用得上、用得起的国产好药,把国外同类靶向药从大众望价兴叹的神坛上拉下来,丁列明和他的团队已经为之努力了十余年。      

  时光回到2002年,丁列明与王印祥、张晓东聚在一起,共同研发了一个针对肺癌的靶向抗癌药前期化合物,实验室数据显示十分理想。 

 

 贝达药业三位创始人回国创业前的合影

 

  (左起:丁列明、王印祥、张晓东)

  “当时,国际上靶向抗癌药刚兴起,但是国内在创新药这一块还非常落后,差距还非常大。我们看到了这个差距,同时我们也看到当时的中国经济发展也到了新突破的时期。”丁列明与伙伴们就这样决定把项目带回祖国开发,让新药尽早在国内同行业中找到突破点,实现产业化,为患者造福。 

  自1992年出国,通过十年在美国打拼下坚实基础的丁列明,要放弃一切回国创业了。这在当时的很多人眼中显得不可思议。“2002年我们回来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有那么明确,因为新药研发的投资很大、风险很大,不管是国外的朋友还是自己国内的亲戚朋友都有一些不理解,甚至质疑。”但是面对这些不确定性,丁列明还是坚定地选择了回国:“我们这一代人都有一颗根深蒂固的中国心,出去的时候也在想什么时候能回来。在创新药这条路上,我们已经有了基础,我们应该回国发挥我们的作用,做更有意义的事。” 

  就这样,在四十不惑前一年,丁列明再一次通过选择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2011年6月,贝达药业研发的新药凯美纳,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新药证书,成为我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创新药。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院士,更是将其誉为民生领域堪比“两弹一星”的重大科技成果。 

  欠债三千万 企业曾面临破产

  创新非常难,做创新药更是难上加难。回国创业对于丁列明来说只是过关斩将的另一个开始。 

  回望近10年的新药研发之路,从新药化合物的设计、合成、筛选到后期一系列的临床研究,丁列明和他的团队面临着技术、资金、审批及产业化等多方面的“拦路虎”。 

2005年全体16名员工在西湖边的合影 

  如果从无数困难中找出记忆最为深刻的,丁列明回忆起了2008年的一次危机。2008年,埃克替尼准备启动Ⅲ期临床研究,而整个三期研究需要资金5000万元,光对照药购买就需要2600万元。而当时,公司已经欠了银行3000万元。“那一年,我满世界找钱,特别是到上海去找投资机构,只要名单上有的我都去联系他们。但是都找不到。”丁列明回忆道。 

  为了支持这个5000万的创新项目,更为了防止资金链断裂乃至公司破产,到了年底,团队核心成员已经开始砸锅卖铁,把自己的房子卖掉还利息。但这完全补不上这个资金缺口。抱着一丝希望,丁列明给公司所在的杭州余杭区政府写了份报告,反映企业的困境。余杭区政府送来了1500万元人民币的支持。一切开始好转,银行追加了贷款,风投也投入资金。国家、省、市、区各级政府通过各种途径,先后为贝达药业解决资金缺口5000余万元。丁列明和他的团队顺利地度过了这一难关。一次又一次的雪中送炭,让丁列明绝处逢生。 

  时至今日,这段经历仍让丁列明感到刻骨铭心。“喝水不忘挖井人,特别感谢这个过程中帮助我的余杭区政府以及很多专家,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肯定也走不到今天,也非常感谢我们浙江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创新创业环境。”无数的困难推着贝达药业走到了今天。 

  国内药物研究的进步 给年轻人的建议

  丁列明是伴随着中国医药创新成长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家之一。今天的中国医药创新发展已经迎来新的飞跃。“2003我刚回来的时候,大家对这个行业确实都不大看好,所以我2008年找不到投资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投资拿回来。”但是近十年,丁列明真切地看到创新药领域的快速发展。“2011年中国只有两个创新药,在那之前甚至是空白的行业,但是如今,中国自主研发的创新药已达10个以上。”中国在世界创新药领域中的地位,也从第三梯队迈上第二梯队,甚至超过了欧洲的一些国家。 

  丁列明认为,这十年的发展不仅得益于大批高端人才的回归,也得益于国家对产业政策的调整和支持。对于今天年轻的创业者,丁列明认为要有良好的心态,切记急功近利。做创新药是一个漫长且煎熬的过程,要沉得住气。他特别提到了跟自己一样回国创业的海龟博士,需要重新适应国内的国情,“我们可以慢慢改变,但是改变之前首先要学会适应。” 

西湖“智脉 激发企业家智慧的灵性

  “当时回来创业,回到杭州创业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回首往昔,丁列明庆幸自己能在西湖边读书、工作、生活。西湖灵性给了科学家、企业家创造力。 

  历史上,同样在西湖边上立业的另一位医药界商人,胡雪岩也给了丁列明精神影响。“他当年创办了‘胡庆余堂’,而且立立规矩,这个规矩就是‘戒欺’,其实也是对行业立了规矩。”丁列明坚定地说,“医药从业者必须要保证药品的质量,科学做事。” 

  曾经在西湖边上读书、跑步的丁列明,后来在西湖边上创业、生活。西湖见证了他的成长,也见证了贝达药业的发展。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