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森堡陈翀:想当平面设计师的中餐厅老板
来源:英国华商报  作者:  01-08

  图为陈翀和他的酒吧

  

    世界浙商网讯 目前,陈翀在卢森堡经营着3家酒吧餐厅。5年前,他从母亲那里接手了一间提供中餐的酒吧。陈翀接手酒吧后,对店面进行了重新装修,现在已完全看不到母亲当时留下来的痕迹了。

  酒吧的设计颇具后现代艺术风格——墙上挂着的油画远看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细看却是个骷髅,大片涂鸦是陈翀特意请外国艺术家喷制的。“我在比利时学习了平面设计专业。做了两年平面设计师,2013年我妈妈想要退休了,于是我决定从商。”放弃妈妈几十年来打下来的这片“江山”,陈翀心有不甘。

  “赴重洋”二十余载

  1988年,陈翀的妈妈从上海到卢森堡一个朋友的饭店里打工,陈翀当时在国内,只有3岁。6年后,9岁的陈翀和外婆一起到卢森堡与妈妈团聚。那时的卢森堡还没有太多外国人,政府给外国子女安排的学校都是法语学校。

  法语成为陈翀在卢森堡生活的主要语言,而陈翀的太太因为在卢森堡出生,所以更加本地化。她不仅会卢森堡语,还会说法语、德语、英语、普通话、潮州话和广东话。

  中学时,陈翀每天乘坐20分钟火车去到离卢森堡最近的比利时城市上学,成为了一名小“跨境居民”。

  “卢森堡语是幼儿园阶段的必学语言,德语在小学阶段学,再大点儿又学习法语。我就没有那么厉害了,卢森堡语基本可以听懂,但不会说。我和太太之间用法语交流,太太和她的姐妹们平时用卢森堡语交流。她是潮州人,所以潮州话、广东话和普通话也自然而然在家庭环境下学会了。”陈翀掰着手指数着。

  陈翀解释道:“原来卢森堡语并没有正式的语法和书面用语。近年,政府意识到国民不应该将自己的母语丢掉时,才开始有了比较正式的书写。卢森堡语在过去就像是德语的一种方言吧。卢森堡语大部分是德语,又有一些法语成分。”

  “中国根”长埋心间

  尽管9岁就离开了中国,但“中国根”始终埋在陈翀的心中。2008年陈翀从设计专业毕业后,带着太太回到中国,花了6个月的时间游历大江大河。那是他离开中国后第一次比较彻底的 “回归”。2010年,听说家乡上海要举办世界博览会,陈翀夫妻俩立即申请去做上海世博会卢森堡馆的志愿者。

  上海的经历对陈翀的生活影响很大。成为设计师的梦想,也是源于儿时在上海少年宫学习画画所产生的浓厚兴趣。来到卢森堡后,看漫画、画漫画是陈翀最高兴做的事。

  现在陈翀的饭店经营模式已不同于他母亲管理时。当他接手母亲的酒吧时,就已想得非常清楚,这里不是要耗费自己大量时间的地方,“通常开餐厅的人会把大部分时间都耗在那里,但这不是我要的。”

  陈翀聘请了经理来打理琐碎事务,“每一个员工都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所以我不需要天天守在这里,自己只要把握好大方向就好了”,于是他有了精力去开第二家店和第三家店。

  现在的年轻人想做的事情很多,陈翀也一样。重新做回平面设计师或者进入另一个崭新的领域不是没有可能。在可预见的未来,陈翀想带着太太和两个孩子回中国去住上几年。

  “虽然我来卢森堡已经24年了,但是这里永远都不是我的家”,“让我的家人真正地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这是陈翀的心愿。

编辑:谢庆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