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中国出口超预期 贸易摩擦令美国逐渐丧失中国市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06-11

   5月份的中国外贸取得了一份喜忧参半的成绩单。

  海关总署6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59万亿元,增长2.9%。其中,出口增长7.7%;进口下降2.5%。

  5月出口好于预期,尽管美国再度加码关税措施,当月的中国出口增速并未延续4月的下滑,而是出现了小幅回升,这在国际组织纷纷下调全年经济与贸易预期、多国经济出现放缓的背景下颇为不易。

  “抢出口”效应是5月出口反弹的一个重要原因,但随着时间窗口的关闭以及贸易透支效应的凸显,未来的出口可能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前5个月,中美贸易总值为1.42万亿元,下降9.6%,其中,对美国出口1.09万亿元,下降3.2%;自美国进口3352.7亿元,下降25.7%;对美贸易顺差7506.2亿元,扩大11.9%。

  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2019年以来,中国对美进出口金额及占比降幅明显。目前美国已由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降至第三大贸易伙伴,前5月,中美贸易额占中国外贸总值的比重为11.7%,而在2017年,这一数字为15.2%。欧盟和东盟占我外贸总值的比重则分别达15.7%和13.5%。

  出口超预期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中国进出口总值12.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1%。其中,出口6.5万亿元,增长6.1%;进口5.6万亿元,增长1.8%;贸易顺差8933.6亿元,扩大45%。

  5月当月,中国进出口总值2.59万亿元,增长2.9%。其中,出口1.43万亿元,增长7.7%;进口1.16万亿元,下降2.5%;贸易顺差2791.2亿元,扩大89.8%。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5月中国外贸增速并不高,与周边国家相比,略好于韩国,但逊色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

  “5月韩国出口大跌9.4%至459.1亿美元;同期,越南出口215亿美元,同比增幅为7.5%,一季度越南对美国的出口激增了40%。”

  白明指出,5月中国外贸取得这一成绩并不容易:当前世界经济持续低迷,IMF、世界银行等机构近日纷纷下调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世界贸易组织将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从3.7%下调至2.6%,为3年来最低水平。5月以来,美国、欧盟、日本等主要发达经济体PMI指数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国内5月PMI新出口订单指数较上月也出现大幅度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5月进出口分化明显:当月进口有所下降,而出口则保持着较高的增速,尽管2018年5月出口为历年同期较高水平,抬高了5月出口的基数。

  海关总署综合统计司司长李魁文指出,5月份出口增长7.7%,较前4个月加快2个百分点,成为外贸发展的一大亮点。

  交通银行金研中心研究专员刘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5月出口加速主要是由于“抢出口”效应再现。由于美国威胁在6月提升关税,促使一些公司在新关税生效前提前清关。当月中国对美出口377亿美元,环比增长20%,为年初以来最高,美国可能对剩余3000亿美元商品采取关税措施也可能带来一轮新的抢出口。

  他认为,进口降幅扩大主要是由于5月以来中国工业生产放缓,PMI跌破荣枯线,反映内需偏弱;贸易摩擦升级,进口也受到一定负面影响;加之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相关进口增速明显回落。

  5月多个产品的进口数量出现较为显著的下降。其中,大豆进口量同比下降24%,而上月为增长10.4%;铁矿石和钢材进口量分别下降11%和13%,降幅进一步扩大。同时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在5月出现较大幅度下跌。

  白明指出,5月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定的贬值也是进出口分化的一个重要因素,汇率贬值对出口有一定支撑作用,但对进口则起到了抑制作用。

  对于“抢出口”效应,他指出,今年开始,这一现象正呈现逐月衰减的迹象,5月不排除仍有一部分出口受此提振,但应当注意的是,新一轮的抢出口空间已经不大。

  “一方面,对于2000亿美元商品的抢出口从去年9月份已经开始,美国进口商库存已经很高了,几乎抢无可抢,其时间窗口也在关闭;另一方面,虽然美国威胁对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其在商品上可供挑选的余地并不多,这一关税措施尚无明确的落地时间,因此短期内很难再现大规模的抢出口。”

  白明指出,由于之前这一效应提前透支了相当一部分贸易需求,随着“抢出口”效应的衰减,下半年的中国出口或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中美贸易比重下降至11.7% 

  在中国主要贸易伙伴中,作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的美国,其对华贸易正在萎缩。

  海关数据显示,5月中美贸易额为3253.5亿元,其中对美出口2529.1亿元,自美进口724.4亿元。前5个月,中美贸易总值为1.42万亿元,下降9.6%。其中,对美国出口1.09万亿元,下降3.2%;自美国进口3352.7亿元,下降25.7%;对美贸易顺差7506.2亿元,扩大11.9%。

  白明指出,中国对美进口降幅远大于出口降幅,这说明美国对中国商品更具需求刚性。“中国对美出口以日用消费品和中端科技产品为主,虽然越南等国能形成一定替代,但后者体量太小,短时间内产业链难以形成大规模转移。而美国对华出口的工业品大都能从欧洲找到替代,农产品也能从拉美等地找到替代。”

  据海关数据,今年1-4月,中国进口大豆2439万吨,同比下降7.9%,其中,自美国进口431万吨,同比下降70.6%;自阿根廷进口215万吨,同比增长了23倍。同期,中国进口猪肉77.4万吨,同比下降0.9%,其中自美国进口猪肉7万吨,同比下降53.6%;自西班牙、加拿大、英国、荷兰等国进口大幅增长,都超过了10%。

  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近日援引IMF刚刚发布的报告称,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基本上都是由美国消费者来承担,“承担了多少呢?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作的研究是,给每个美国家庭带来831美元的额外支出。”

  他表示,去年美国自己的统计亦显示,美国货物贸易逆差增长了10.4%,美国对中国大豆出口下降了50%,美国对中国的汽车出口也下降了20%以上。美国智库“贸易伙伴”作出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美国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那将使美国失去223万个就业机会。

  白明表示,中美贸易顺差的进一步扩大说明,通过加征关税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只会让美国消费者承担更高的成本。他强调,中美贸易不平衡最大的问题在于,在美国更具比较优势的高科技领域,美国严格限制对华出口,而5月美国对中国企业进行断供也加剧了这一贸易逆差。

  前5月中国进口集成电路1579.8亿个,减少6%,价值7667.8亿元,下降2.3%。

  令人遗憾的是,美国正在进一步升级关税措施。

  工信部副部长王志军近日表示,据其统计,对美约2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占2018年我对美出口额的41.8%,但只占我对外总出口额的8%。在一定程度上,加征关税会导致企业经营成本增加、竞争力下降和订单减少,但目前看影响总体上是可控的。

  王志军指出,在受到约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影响的企业中,外资企业数量约占50%。其中很多外资企业是美国企业,这些美国企业的产品很大部分的市场是美国。可以说,美国加征关税行为,影响的不仅是中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也伤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更危及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安全。

  白明表示,美国肆意破坏全球产业链,导致在供应链上的各国外贸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其中日本、韩国等国受影响最大。

  比如,韩国外贸已经连续6个月负增长,其半导体5月出口额同比暴跌三成;中美贸易关系的紧张也导致供应链上的日本对华出口持续疲软,日本出口已连续五个月下滑。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中日贸易总值为8469亿元,增长0.9%,占我外贸总值的7%。其中,对日本出口3893.4亿元,增长3.8%;自日本进口4575.6亿元,下降1.4%。

  白明指出,美方再度威胁加征关税为中国外贸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这将倒逼中国调整国际市场格局,将相当一部分对美贸易转向欧盟、东盟等地。

  实际上,这种此消彼长已将体现在最新的数据当中:前5个月,中欧贸易总值1.9万亿元,增长11.7%,占我外贸总值的15.7%;中国与东盟贸易总值为1.63万亿元,增长9.4%,占我外贸总值的13.5%。

  同期,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进出口3.49万亿元,增长9%,高出全国整体增速4.9个百分点,占我外贸总值的28.8%。

  2019年以来,中国对美进出口金额及占比降幅明显。目前美国已由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降至第三大贸易伙伴,前5月,中美贸易额占中国外贸总值的比重为11.7%,而在2017年,这一数字为15.2%。

编辑:姚珏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