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创新者去做创新的事
世界浙商网讯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作者:刘刚 夏丹  12-25
编者按:2019年收官在即,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一年,浙商就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浙江经济、中国经济直面挑战、坚定前行的身影。岁末年初,涌金君走访了一批知名浙商,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浙商在重重压力之下新的成长,看到了浙江企业悄然滋长的新品质,还有,不变的浙商精神内核——不畏艰难、与时俱进!一起来听听他们的2019年故事,以及新一年的愿景吧!今天推出第二篇。 

  这是今年记者第二次采访戎巨川了。前后相隔不过一个多月,戎巨川笑呵呵告诉我们:12月,他又注册了12家新公司。

  这就是戎巨川。作为宁波博洋控股集团董事长,这位低调的宁波企业家却仿佛有着“魔术师“般的神奇,不动声色间,就将创新“玩”得别开生面——从最初的家纺开始,产业不断“裂变”,今天的“博洋”已经是包括家纺、服饰、家居等众多板块的时尚产业集团。令人称奇的是,“博洋”的产业“裂变”有着非常高的成功率。即便是在2019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不停“裂变”的“博洋”营收增长也在20%以上,税收增长预计达10%。

  “2019年是好时候” 

   

  记者:2019年一开年,就被普遍认为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博洋”这一年过得怎么样? 

  戎巨川:我认为2019年是好时候!现在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比如,说2019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不赞同“最坏的时代“这种说法。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好时候还没结束呢!当然,说现在”最好“我也不敢说,但现在一定是“好时候”,我创业30多年,哪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没有!

  记者:您的观点很新颖,为什么说现在是好时候? 

  戎巨川:因为2019年很确定!2018年倒是不太确定,因为不知道中美贸易战会不会打起来。但2019年这一点就很确定了。企业就怕不确定。还有一点,今年年初时,我非常担心美国利息往上走,因为美国加息会导致资金外流。但是这种担心没有发生。国内贷款利息也稳住了,甚至还有往下走的趋势,这对企业来说就是利好嘛。最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确定”是:减税降费,今年“博洋”减税在5000万元到1亿元之间。你看,对企业来说,哪有比这更好的呢?我们把少缴的税投入到研发中去,企业发展又增加新的动能,这也是确定的。

  “龙头都是危机中诞生的” 

   

  记者:难道,“博洋”在2019年就没遇到什么困难吗? 

  戎巨川:当然有。但是我觉得,2019年遇到的困难并不特殊,在合理区间之内。国与国之间、企业之间,任何时候,竞争都是常态。假如你没有为克服今天的困难提前做好准备,那么明天、后天也还会是一样困难,甚至会更困难。在中美贸易战下,出口企业日子难过吧?但据我的了解,宁波外贸企业就是两极分化。有一家宁波外贸企业负责人,他告诉我,去年利润一个亿,今年猛增到3个亿了。

  所以,做企业一定要认识到,变是确定的。今年就要为明天出现更大的困难做好准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已经很严重,但是做企业甚至要为更严重的危机出现做好准备,为更严峻的宏观形势做好准备。

  不要怕危机。真正的行业龙头都是危机中诞生的。危机到来时,要分析它的特点,确定自己干什么事情最合适。比如,对海宁盐官的人来说,大潮来的时候应该搞旅游,风平浪静后才去捕鱼。

  “把更多创新力量解放出来” 

   

  记者:你刚才说,企业今天就要为明天的困难做准备,应该怎么做呢? 

  戎巨川:给创新减负,把更多创新力量解放出来。企业家要学会把自己解放出来,让创新者去做创新的事。把困住自己的绳子解开,也就把困住别人的绳子解开了。你刚才看了我们的“前洋26”创新孵化园,这么大的一幢楼,也就是6个人的运营团队在操盘。我在这里也有办公室,四个人合用,一周过来一两天,也没太多事需要我操心。

  记者:也就是说,企业自身要建立一个有利于激发创新活力的体制机制? 

  戎巨川:是的。中国经济已经步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躺着赚钱的日子不会再有了!企业自己的改革很重要、任务很重,企业的体制机制一定要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新情况、新需要。

  “博洋”在2017年终于把体制机制调过来了。简单说,就是“三个市场化”——产权市场化,人才市场化,资源配置市场化。机制顺了,企业发展就充满活力。在去年高速增长的基础上,今年公司营收预计同比增长20%多,远高于国内服装家纺行业平均水平;扣除减税因素后,今年“博洋”上缴税收预计同比增长近10%。

  记者:能再具体说说博洋是怎么做的吗? 

  戎巨川:核心是尊重人才、尊重资源,而最大的尊重就是用好人才和资源,不断创造新的价值,形成良性循环。

  现在,“博洋”各个板块加在一起,有六七千名员工,这是一笔巨大资源。我们通过体制机制调整,让有能力的人有热情、有途径跳出来去创业、创新。所以,这些年来,“博洋”的发展壮大就是靠不断的“创新裂变”完成的。比如,博洋家纺一家实体公司就裂变出了博洋生活、七星、博洋家纺、博洋纺织科技有限公司4家公司,拥有七、八个品牌。“博洋”的服装品牌从唐狮开始,现在裂变出不下6个不同细分领域的子品牌。其中,德玛纳女装这个品牌,就是一位采购员提出的商业方案,三个月之内就做到了千万元销售。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现在这栋楼的食堂,我就让它独立运营,不单为这栋物业配套食堂服务,还可以对外提供餐饮服务。过去两年,“博洋”总共裂变出七八家利润超千万元的公司。12月,又有12家新公司正在办理注册。

  记者:听着很提气,让我们感觉好像博洋的创新做一个成一个。 

  戎巨川:那没有的,也有失败的,只是我没有说(笑)。但是,有一点,在新项目起始阶段,我们是不鼓励项目牵头人持股的,目的是不让员工承担风险,而当项目前景明朗、效益显现后,持股等激励方案会及时跟进,让员工安心分享创新果实。

  “希望更多出台普惠性政策” 

   

  记者:您对即将来到的2020年有什么预判? 

  戎巨川:我预测不了,但我认为日子不会太好过,也不会太难过。还是那句话,变是确定的,躺着赚钱的日子不会有了。

  对“博洋”来说,可以确定的是,2020年要加速发展,加速孵化,加大信息技术应用力度。我们会进一步研究体制机制改革,让制度更加透明化,更好解决“放权”后的“放心”问题,把资源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让员工和消费者都感觉到好。

  记者:您希望政府的“有形之手”做什么? 

  戎巨川:最最关键的还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资源是有限的,要通过市场机制,让有限的资源集中到优质企业中。有的时候,合理的淘汰比生长还重要。我希望更多出台普惠性政策,支持政府帮助创业创新的初创者。在产业发展上,希望注意避免拔苗助长。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