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青年说:相信奋斗的价值
来源:浙江新闻  作者:  05-04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地域不是梦想的局限,城市、海岛、乡村,每一种选择都是青年的心之所向。

根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定义,生活在我国地级市、县城及建制镇的18岁至35岁青年,为小镇青年。

聚焦这一庞大的群体,我们发现,小镇青年,是你,是他,是我们。

五四青年节,浙江新闻客户对话三位小镇青年,看见他们不同的人生轨迹和职业选择,听见他们说出同一个信念:相信奋斗的价值。

 
 

 

5月,温暖的春风吹过海面,东海边一个静谧的小岛再一次被唤醒。

嵊泗枸杞岛,很多人不陌生,海洋牧场、碧海蓝天,五一期间这里迎来了新一季的旅游旺季。这里陆域面积6.62平方公里,民宿有148家,全年累计接待游客12.5万人次。

张劲,从上海漂洋过海来到枸杞,今年是他在这里创业的第6年。第一次见到他,他正和当地岛民商量着事情。“在这里呆久了,大家不把我当外人,有事都会相互帮忙。”

跟着他,爬上一小段台阶,来到他的民宿“海角二号”,落地的玻璃门缓缓打开,一张圆切大理石餐桌上,是一套精致的茶具;厨房里的设备一应俱全,数量远远超过一般人家的锅碗瓢盆,咖啡机、空气炸锅、蒸烤一体机等各式小家电安放得整整齐齐;跑步机、智能音响、家庭影院,小小的客厅也被安排得妥当。

民宿“海角二号”改造前后对比图。

他泡了一壶茶,开始讲他的创业故事。

2014年2月,张劲第一次来到枸杞岛,住了3天2夜,“特别安静,脚步一下子放缓了。”回到上海,只隔一天,背着登山包只身一人又上岛,“我走了很多路,爬到最高点往下看,可以看清村庄的位置。”

前后考察了8、9次,他找到一家正在招租的修车厂,面朝大海,出门走几步路就是沙滩,没什么犹豫,他整理了在上海的工作,决定要在这里试一试。

2014年4月开始设计规划,2015年5月,一家集酒吧、咖啡屋、餐厅、便利店于一体的综合体——“海角一号”开业了。

2016年,包括“海角二号”在内,他又陆续完成两处民宿改造,“我不在网上卖房间,我为游客制定行程,包括吃住行。”他不只做民宿主人,还是一名导游,让他得意的是,旺季时民宿一周接待50人左右,开业至今没有收到过一个游客的投诉。

和海岛的慢生活不一样,他的创业节奏很快。在一桥之隔的嵊山岛最东端东崖绝壁景观处,他正在开发一个集住宿、酒吧、泳池、健身房于一体的民宿综合体项目。

“我喜欢这里的岛居生活,但我过来不满足于蜗居。”一年下来,他总有270天左右留在海岛,和许多回家创业的年轻人一起,改造着这座海岛的村庄风貌,点缀着这里的美丽生活。

海的那端,是他在上海的家;海的这端,是他的创业生活,“别人不敢的,我就在这里试试看吧。”

 
 

翻看张赞的朋友圈,大多是旅行、美食、书法绘画,还有生活中的一些小确幸。

这是一个文艺少女的小镇生活,总以为是闲适安逸的,但再看她的经历,又显得有点“不安分”。

大学毕业后,她去过上海学习水彩插画,参加过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研修班,也在宁波一家杂志社工作了两年。2016年,她回到家乡余姚,成为一名小学美术老师。

“小时候,楼上住着一个姐姐,听说她大学毕业后就考了公务员回余姚工作,当时我想不通,为什么去了大城市还要回来呢。”

后来,当她面临这个选择的时候,几次挣扎最终决定:回家留在父母身边。

留在小镇,做一名老师,她用自己的理念给孩子们传递美术的价值。“美术不仅是学校里的一堂课,而是我们生活中确确实实需要的,它会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

每次新学期开学,她会把假期里做的旅行手帐和孩子们分享;朋友圈里看到一个十岁小朋友制作的表情包,她会带进课堂,告诉孩子们,“即便你们很小,也可以做出很棒的事情。”

张赞的旅行手帐。

 

她喜欢诗人海桑,一位在河南某个小镇做着普通工作,但坚持写诗的人,“我喜欢这样的人,在平静的生活下还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创作力。”

她喜欢海桑的一句诗:我愿意做一个有追求的,没出息的人。“他说的‘追求’,我理解是在生活之外,还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并乐于沉浸其中;‘没出息’,是不沉迷于社会给予的荣誉标签。”

孩子们画的张赞老师。

现在,除了学校的工作,课后她要兼顾家里的画室,每周一次进行成人绘画公益教学,偶尔给杂志社提供插画稿,还有坚持了两年的书法课。“其实回到家乡以后,我一直想着再‘出去’的各种方式。”外面的世界很大,她努力追求的,是更精彩的平凡生活。

 
 

施祺瑞说话时有着超过他年龄的成熟感:逻辑缜密,引经据典,冷场了毫无痕迹地换个有趣的话题……看不出是个工作不到3年的90后。

“我生长在农村,也想回到农村、服务农村。”2016年7月从浙江海洋大学东海科学技术学院毕业后,施祺瑞通过参加浙江省大学生“两项计划”“三支一扶”服务基层项目,作为山区志愿者来到武义县桃溪镇。这里与他的老家永康相距不远,回去一趟需要倒3个小时班车。

施祺瑞到桃溪后的日常工作是在党政办、综治办负责一些琐碎的行政事务。他适应得很快:“乡镇的情况我再了解不过,大学生刚毕业到基层,就是在普通的岗位上当一颗螺丝钉。”

2016年底开始,施祺瑞和一位老同志搭班,组织镇里的第三次农业普查。分工时,施祺瑞主动承担整理材料、通知等工作,联络、发言便请老同志出马。工作很快得到顺利推进,施祺瑞也给领导们留下了“很有能力、很低调”的印象,哪里缺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他。

一年的志愿服务期很快就结束了。走还是留?面对镇里领导的再三挽留,他最终选择了续签,依然是在桃溪。

这次除了日常工作,施祺瑞还接手了桃溪镇官方微信公众号的运营。白天工作,晚上定选题、写推送,很快,这个公众号在县里有了知名度。

成立农业发展公司、组织行政村规模调整、推动旅游文化发展……在桃溪的两年多里,施祺瑞已经参与了不少“大项目”,见证着这片土地的改变: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2018年底,全镇已经成功消除省定集体经济薄弱村16个,实现总收入307万。

现在,施祺瑞已经签下了第三年的服务协议,也准备着报考公务员。身边不乏稍有成绩便离开的志愿者伙伴,他也曾经收到过城市高薪的工作邀请,但他直言,自己还是更愿意留在基层。

“我想成为像杨善洲、沈浩那样奉献基层的人。幸运的是,通过奋斗,我真的已经做到了。”

编辑:胡俊翔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