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辈浙商步入花甲之年 浙江经济如何跨越时代之坎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作者:  04-25

   

  民营经济是浙江经济的重要基础,财政税收的重要来源,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金融发展的重要依托,经济高质量的重要力量。

  在最新公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浙江有93家上榜,连续20年居全国第一。2018年,浙江民营经济创造了全省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生产总值、80%以上的就业岗位。

  正如《求是》一篇文章提到的,“现在已不是民营企业、民营经济要不要发展的问题,而是民营企业的发展重在如何顺应潮流有大作为”。

  在传承中创新 

  40年后的今天,一大批趁着改革春风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家开始进入“花甲”之年,可以说在最近3至5年之中,恰恰是浙江新老企业家代际传承的重要历史阶段。以鲁冠球、沈爱琴、冯根生等为代表的老一代企业家相继辞世,以鲁伟鼎、屠红燕、潘建清、王萍为代表的新一代企业家,如何实现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传承,是时代要求必须做出回答的历史命题。

  资本市场大幅度震荡引发了系列问题,更是加剧了经济社会基层的矛盾,顶住、稳住,成为浙江经济建设必须跨越的一道“时代之坎”。

  跨越时代之坎,首先是广大企业家要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面对困难,泰山压顶不弯腰,勇于面对更是善于面对,坚定信念、发扬新浙商精神,苦干、巧干加实干。

  同时,要积极发挥党委、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有为之举的效用,服务企业、服务基层、服务群众。把“三服务”工作落实到每个园区、每个企业当中去,重在坚持问题导向、效果导向。更大限度地把蕴藏在群众当中的积极性、创造性和能动性激发出来,成为我省经济高质量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动力。

  正所谓“疾风知劲草”,面对时代的命题,浙江民营企业“有困难,更有信心,有烦恼、更有办法,有压力、更有动力”,省委、省政府审时度势,采取了加快高质量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和举措,广大民营企业家知“难”而进、知“烦”而入、知“压”而上。

  无论是百丈杆头、更进一尺的跨越,还是全新创业、东山再起的豪迈,有“70岁”后、“80岁”后依然没有退休的老一代,如宗庆后、池幼章,有“70”后、“80”后的新一代,更有创业创新的“新四军”。浙江不愧是新时期创业创新发展最多、最快的省份。

  从“三个大”到“三服务”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面对国际国内形势的新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把“稳”字放到了突出的位置。从 “大学习、大调研、大抓落实”到“服务企业、服务基层、服务群众”,从“三个大”到“三服务”,是浙江民营经济“三有三更”重要支撑。

  要坚持向创新要动力。瞄准核心关键问题,切实解决一批产业“卡脖子”的关键技术,提升产业创新的核心能力;围绕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强化顶层设计,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大平台建设,集中力量做大做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加快推进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全面构筑工业数字经济新业态,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把“数字产业化”这篇文章做深做实。

  要坚持向“亩均论英雄”要效率。高起点打好改革组合拳,高水准开展“亩均效益”评价,高效率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高标准推动产业创新升级,高效能推广“提高亩均效益十法”,切实提高资源要素的利用效率,推动高质量发展,把“产业数字化”这篇文章实实在在做到我省量大、面广的产品、企业、园区之中。

  要坚持向开放要发展。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上,不管世界经济的游戏规则如何变化,始终把扩大开放作为不二的选择,大力推进贸易结构的优化,把产品贸易和服务贸易有机结合起来,采取有效举措,扩大我省外向型经济的优势,向更广、更深、更远展示浙江企业、浙江企业家的风采。

  要坚持向管理要效益。企业管理、经济管理是一个永恒的课题,我省广大民营企业已经不是“夫妻老婆店”,一大批本土化的国际企业、上市公司正在逐步成为支撑全省经济的中坚力量,从个人能力为主导的“能人经济”时代走向更多依靠现代企业制度的“制度经济”时代已经来临,要注重技术“硬”创新,也要探索管理“软”创新,用管理创新的“权变”支撑浙商打造更多的“百年老店”。

  要坚持以“最多跑一次”造环境。切实改进党委政府的服务水平、治理能力,结合“三服务”的重点,提高基层社会各界的获得感,进一步营造一流的营商环境,进一步减费降本,让浙江这篇创业的热土,成为新时期民营企业成长、发展、壮大的最佳丛林。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经过改革开放40个春秋的历练,浙江经济正努力开展从“量”的扩张为主导的方式,转向“质”的提高的新征程,正朝着“两个高水平”的大道上奋力前行!

  期待在这个春天里,浙江经济创造新的风景!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