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自己才能证明自己
来源:浙商头条  作者:胡海英  02-19

  近日,浙商头条独家专访了通策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通策医疗董事长吕建明,以下将分享他的创业故事和商业见解。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只有杭州的春天还等不到晴朗的日子。企业也在焦急地等待经济的放晴。

  吕建明庆幸自己早早地选对了一条雪道,距离足够长,雪量足够多。“当中国经济的增长迈入过剩的泥潭,经济的下滑已经不再是周期性的波动,而是一场结构性的危机,供给侧改革登上舞台之际,我们正处于一个刚刚觉醒、远远没有得到满足的巨大的医疗服务市场。

  在医疗服务产业的这条雪道上,他让雪球滚起来了。从十二年前只盈盈一握的小雪球,通策变成了国内口腔界的翘楚。

  未来什么样,谁也不知。他总相信,明天更好。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吕建明,习惯用人文的方式诠释商业的世界,试图做一个资本的智者。他毫不讳言自己对资本的追求,却又有意无意地露出他骨子里的文人底色。

  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吕建明发现,真正能自己享受的事情不是在增加,而是在减少,“我们今年又增加了多少收入,那还不如马路上踩三轮车的在地上捡到20块钱,他的高兴程度可能远远比我们几亿的增长还要快乐。”

  01 

  吕建明父辈出生的时候,浙江新昌吕氏家族已经开始没落。曾经辉煌新昌县城的“吕半城”,由于世道变迁、日军轰炸,只留下了江湖的一个传说。

  他的父亲吕钦阳虽勤劳有余,终究困于办婚礼欠下的债务。在吕建明的记忆里,5岁以前,家里完全没有余钱办年货。

  物质匮乏的年代,书弥补了许多缺憾。吕建明的阅读习惯遗传自他勤学的父亲,“小时候在家吃饭,我和我父亲都是一人一本书,互相不说话,边吃边看。”

  初中的时候,他暗暗定下了未来的志愿:要报考中文系,要成为一个牛逼的作家,要让万众景仰,要千古流芳。

  后来,他如愿考进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由于他成绩优异,几位教授极力帮他争取了一个那时候最珍贵的留杭名额。1988年8月4日,他一个人去环城西路一号的浙江民政厅报到。

  四天后的8月8日,浙江省残联在新新饭店召开成立大会,他的任务是写会议简报和宣传通稿。

  那一天,西湖遭遇了历史上罕见的龙卷风,梧桐和杨柳被连根拔起,会场外一片狼藉。他躲在饭店房间里写的所有东西被一位学长扔到了废纸篓里。

  那是生活给他上的第一堂课。回想往事,他总觉得这像是生活给自己的暗示。

  2008年8月8日开幕的北京奥运会,他在开幕式现场,看着烟花在汶川大地震的黑色背景前不断地绽放,脑子里又一次闪过二十周年前那一场龙卷风,并清晰地感受到了这种暗示:最好的愿望往往与最糟糕的状况相伴而生。你最自负的东西,可能一钱不值。你最喜欢的东西,也许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而他的作家梦,也开始模糊起来,年轻的心脏需要更现实的刺激。

  02 

  在一眼能望到头的机关单位待了5年后,看着身边的人纷纷下海,他也坐不住了。

  1992年年底,他停薪留职去筹建一家房地产公司。当时,吕建明的手下,几乎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到半年时间,销售额就达到了3000多万,远远超过了两个股东。

  丰厚的利润,让大股东动了别的心思。同年11月,吕建明在北京出差,公司发生了一场“政变”,化纤厂的老板带人占领了公司,把他招聘的员工全部赶了出来。

  到了1993年11月11日,他带着团队决定自己干。刚开始一无所有,整天在外面奔波,通讯录里每一个他认为有可能帮助自己的人,他都见了个遍。有人听到风声,都躲着他。

  口袋里的钱在迅速蒸发,他的内心也从焦虑慢慢变成绝望。“我的小伙伴们就待在我住的宝石山下桃园新村的两间简易房子里,等待我的消息。我们买了一坛一坛的黄酒,天天生火做饭,弦歌不息。”

  烦躁的时候,他就一个人爬上宝石山,坐在山顶直到日落。

  回头是不可能的,他不会愿意再回到机关单位重复之前的日子。只能咬牙往前走,更何况身后还有十几号人跟着,他的骄傲不允许他退缩。但世路难行,需钱作舟。最后,他找人借了20万,还用房子做了抵押。借完后,三分之一给了中间人,剩下的每一分钱,他都得用到刀刃上。

  1996年,他赚到了第一桶金,2000多万。一下子,人生就变得不一样了。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2004年,吕建明在“德隆”风暴中借壳,拿下了“ST中燕”。

  03 

  2006年,通策集团拍得杭州口腔医院100%的股权。“ST中燕”实施资产重组,杭州口腔医院100%股权被注入上市公司,公司的主营业务变更为从事口腔医疗行业的经营和投资。第二年“ST中燕”更名,通策医疗600763成为了国内第一家以医疗服务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当时房地产正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时候,通策以转型转制进入医疗服务行业,现在看来,吕建明似乎未卜先知,很有先见之明。 

  其实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高明,只是因为内心对房地产这个业态特殊风险产生了恐惧。

  2006年,房产不断被调控,导致现金流不稳定,经常是要么吃得过饱,要么饿得半死,发展极不稳定。吕建明就想找一个现金流持续稳定的产业,从这个方向去考虑,也不断在做一些行业开拓的尝试。他开始研究调研能源、有色金属等行业,最后还是决定做医疗。

  他有自己的盘算。创始于1952年,深耕口腔医疗行业五十多年的杭州口腔医院,在江浙一带颇具口碑,通策通过收购它可以获得足够的消费人群,相当于在一个高平台上高起点切入了医疗。

  局限于一家医院的方寸之地,不可能长期支撑上市公司,也无法满足通策对医疗格局的发展规划,集中医生资源和资金,进一步扩展院区就成为浙江省内医院建设的主要目标。走出杭州上城区,在西湖、拱墅、江干、萧山开出新的院区,购置平海路一号33000平方米打造旗舰院区;走出杭州,辐射宁波、舟山、衢州、绍兴、湖州、义乌、诸暨、海宁,培育省城之外的新生力量,杭州口腔医院浙江全省各地的分院正在不断发育成长。去年,通策医疗还提出了将医院和优秀医生资源“双下沉”到浙江县市区的“蒲公英计划”,计划三至五年内,在浙江省规划建设100家口腔分院,输出杭州口腔医院品牌,抢占当地市场,力争达到当地口腔的半壁江山。

  正是基于杭州口腔医院资源发展的良好态势和高水平医疗服务,2016年5月,中国科学院大学同意挂牌“中国科学院大学杭州口腔医院”。

  近年来,通策在前期已进入云南昆明、江苏南京的口腔市场的基础上,以“存济”为统一品牌,战略布局武汉、重庆、西安、上海、成都、北京等六大中心城市,投资兴建了和杭州口腔医院中心医院规模相当的大型口腔医院+眼科或妇幼保健机构,也成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在当地的存济口腔医院。充分利用中国科学院大学和杭州口腔医院两块招牌在全国和浙江不同影响力,以中心城市总院分蘖的形式带动了相应省市分院的设立和管理。

  总院分蘖的优势在于,集团以总院强大的品牌、医疗技术、管理体系和信息技术支撑,解决了分院在人才引进、专家支持、年轻医生培养、疑难杂症咨询转诊和管理分散上的难题。这种“总院+分院”的组织架构,最大程度地抵御了口腔医疗独特的手工性质带来的管理和扩张风险,同时避免加盟式连锁店扩展带来的人力资源和品质管理参差不齐的后患,使医院在快速发展中始终保持医术、人才、管理、业务四方面的稳定。

  除了纵向一体化发展外,通策医疗还通过与英国剑桥波恩生殖、德国柏林夏里特医科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水平教学研究机构、医院的合作,高起点进入生殖、眼科、妇幼、肿瘤治疗等新领域。采用这种高水平合作发展的策略,通过提升自身医技水平以及教学研究机构的品牌效应,不断积累消费者对通策品牌的信任。

  04 

  2018年,通策的社会办医模式得到了政府和社会的广泛认可。袁家军省长在健康浙江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表示,要在全省社会办医上突破,大力推广通策医疗社会办医模式。成岳冲副省长批示,“通策模式对于现有非政府举办医院如何实现转型发展、政府如何创新制度供给,具有重要的镜鉴价值。要求梳理研究、勾勒新型社会办医路子。”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浙江省社会办医疗机构发展情况(2017年)》白皮书,将通策医疗办医模式列为浙江社会办医模式典型案例。去年12月底,浙江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也正式刊推了通策模式的主要内容。

  医疗行业是知识、技术密集型行业,医生是医疗的核心资源,医生的培养通常需要15~20年。高学术的门槛,让从业者相对封闭。通策医疗通过建立医生集团和骨干医生合伙人制度,安排院长和骨干医生在分院中持有较大比例的股份,充分调动其积极性,与公司共同打造发展平台和运营体系,从而产生更大的价值。

  医疗是百年的事业,正因为如此,需要医院管理者、医疗投资者要有更长远的视野,不能急功近利、涸泽而渔。公司内部战略已经定好,只有俯下身子加油干。

  “做医疗,必须怀有向善之心、敬畏之心、自省之心、感恩之心”,吕建明如是说。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