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别被大数据忽悠了!
来源:浙大EMBA  作者:  11-30

  教授名片

  魏江: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青年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企业组织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浙江大学科教发展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浙江大学创新管理与持续竞争力创新基地副主任。研究领域:创新战略(Innovation Strategy)、技术创新管理(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management)、战略管理(Strategic management) 

 

  编者按

  作为科技变革的驱动力,新一代人工智能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我们可以预见,未来人工智能将会像互联网一样持续渗透到各行各业。通过对于数据信息的高效处理,持续改善企业经营效率和用户体验,是实现产业升级、供给侧改革、产业附加值提升的重要举措,也是国民经济从高速增长迈向高质量增长的必由之路。 

  2018年11月17日,在浙大EMBA•商学+科技系列“新一代人工智能”论坛上,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魏江作了题为《数据资源能驱动战略创新吗?》的演讲,就“数据资源是否改变战略本质”“数据资源如何改变了战略形态”“企业如何去管理战略数据资源” 等问题作出了剖析,他告诉在场的企业家们,积累、管理数据资源的最终目的,是把最好的、最合适的、对企业能够带来核心竞争力的数据,传递给合适的人,从而做出正确的战略决策。 

   

  以下是魏江教授发言摘录: 

  每次在听有关AI(人工智能)报告的时候,我都会想一个问题:AI到底改变了企业什么? 

  我先分享一个小案例。杭州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光银行存款就有40亿元。它的主要业务在非洲和南美洲,巴西是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因为当地金融市场非常不稳定,通货膨胀严重(2017年的通胀率为40%),加上中美贸易摩擦、汇率波动等因素的综合影响,过去大半年企业损失了数千万元。 

  公司的负责人很困惑,问浙大这样的高等院校有许多研究互联网金融和数据金融的专家,能否通过“神奇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手段来规避这类金融风险? 

  答案是显然的。就像我们过去用现金,现在扫二维码,但还是用的人民币;我和很多企业家讲战略的时候,会说应该怎么去设计商业模式,多元融合、数据驱动等等。我如果我们的企业能够依靠外部的智库和大脑,设计非常好的战略及蓝图;如果我们的战略都能够有外援和外脑输入优秀的商业模式,那我们不都可以设计成蚂蚁金服、恒生电子了吗?战略还有用吗?这是我的困惑。 

  深入反省一下,今天我们有了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但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变了吗?企业的本质变了吗?其实,根本没变。企业还是那个企业,老板还是那个老板,效益还是那个效益——今天大家都在讲AI,其实,至少在目前阶段,人工智能大部分还是人工。 

  这样的思考,就是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数据资源能驱动战略创新吗” 。它分为三方面问题:一、数据资源是否改变战略本质?二、数据资源如何改变了战略形态?三、企业如何去管理战略数据资源?我们逐个来解答。 

  战略本质没有改变 

  我常喜欢说一句话,有人说这是我的名言,叫“我就是战略,战略就是我”。当思考复杂万千世界的时候,我们其实要想一想,自己吃饭的本钱是不是什么?之所以能生存发展,靠的是什么?  

  在我看来,生存与发展靠的是我们的智慧,靠的是我们的大脑对问题的洞察力。尤其是在数据互联网时代,我们反而越来越强调智慧。 

  这就是我告诉刚才说的那位企业家,无法仅凭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测算巴西的金融市场风险和国际汇率波动;否则我们用软件一测算,不就能算出股票的涨跌,轻松赚钱了吗? 

  人的本质在于智慧,那企业战略的本质是什么?是独特性,是与众不同。因此当所有人都在做互联网也好,电子商务也罢,抑或是人工智能,它们都不能带来战略优势,因为它只是整体战略里的运营OE。 

  根本而言,人工智能所倚赖的数据资源,就和人力资源,组织资源、社会资源一样,是一种本来就有的客观存在,企业诞生的同时就生成了数据资源。简而言之,数据资源不过就是资源的一种形态而已,它本身并不改变战略的本质。 

  那么数据资源改变了什么呢?改变了过去物质资源因为时间、空间隔离所带来的信息不对称。过去由于信息不对称,从事贸易的企业有钱赚。但是,随着信息越来越对称,贸易的利润一定是越来越低。这种改变,使得过去依靠原来的信息不对称,或者依靠原来组织资源、物质资源、人力资源、知识资源带来的利润,变成了由数据资源带来。 

  感性一点说,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过去是各类资源各领风骚几百年,到后来各领风骚几十年,到今天各领风骚几十天。风骚还是风骚,诗还是那个诗,只不过如今写诗容易了,因为AI可以帮忙写诗了。 

  不管我们做的是金融业,还是信息服务业,还是最普遍的制造业;千变万化之中,一个始终没有改变的规律是,要取得国际竞争力必须依靠核心技术创新,也就是实现从无到有、从0到1的真本事是不会变的。 

  因此,放眼所谓的“新时代中国四大发明”,我并不认为支付宝、高铁甚至摩拜单车是多么伟大的发明,它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0到1。如果满分是100,最难的除了0到1,还有90到100。为什么国内就做不出一个日本的马桶,为什么家里的微波炉或者抽油烟机就是没有德国好?为什么没到十年的新建筑墙面都斑驳剥落而上海外滩那些100多年的建筑至今还那么美?只有当我们实现了0到1,甚至是90到100,AI才能真正派上用场。 

  数据资源改变企业战略形态 

  数据资源没有改变战略本质,那它改变的是什么?我的结论是企业战略的形态。 

  数据和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人与组织的关系,进而导致组织行为的变化。比如阿里提出的价值链从原来的前端、中端、后端,到现在的做强中台、弱化前台。再比如现在政府大力提倡的“最多跑一次”,也是中台理论的典型体现。它颠覆了过去的内部生产关系,通过强化中台提高效率,是一种流程的创新。 

  过去的劳动关系和生产关系正在消亡,新的生产关系正在形成;员工和企业之间也颠覆了原来的雇主和雇员关系,我们发现身边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小组织群落,小微创客组织和平台化的组织。95%、98%的企业称为小微企业,个体成为合作伙伴,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创业主体,每个人创业都成为可能。简而言之,就是从串联式的链式流程,变为了并联的模式。 

  但是,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创新的本质还是在技术创新研究,如果没有把创新看作未来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不管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智能人工,都不是创新的本质。创新的本质,是颠覆,是改变,是0到1。 

  再看商业模式变了没有?确实变了,出现了各种平台企业、网络企业、生态企业等等各种形态。21世纪,企业的形态被真有可能颠覆掉。随着AI、大数据、数字化的发展,企业成本下降、边界模糊、规模提高了,企业交易行为和内部控制成本之间发生了一些革命性的变化。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企业家,不管怎么变,企业这种经济组织,作为创造经济和创造价值的市场主体形态,为顾客创造价值作为存在理由,是不会变的。与此同时,在企业内部,管理主体、管理对象,意识的客体、交易关系和组织行为等,这一系列行为都是亘古不变的核心。 

  数据资源的发展,确实带来了企业发展的机会,但是它不能代替企业的战略和核心竞争力。来看企业和市场的关系,由于AI大数据,企业的市场交易边界正在模糊,交易成本不断的下降,组织内部流程不断淡化,中间交易机制正在重构,内部采用项目化的管理,一个一个项目才是越来越重要的。一个企业以后最有活力的,我认为正是项目组织。 

  项目组织怎么重构?个体与的市场的关系该如何搭建?举个例子,过去浙江大学对外合作,进行科技成果转化,是要学校层面签协议;而今天我更主张企业直接和教授合作,因为这样交易成本要低很多。而与企业合作的教授越多,科技成果转化的也就越多。这正是近年来浙江大学获得成功的一个重要方面。 

  当前人们热议的新零售也是一样。什么叫新?其实就是市场关系从串联向并联的重构。过去的经销商、代理商、批发商、零售商、直销商、物流商是一级一级的串联,中间每一级都有的成本,每个中间商都是依靠信息不对成来获取利润。后来有了电子商务,中间那些环节全部集成到一个平台里,然后平台利用垄断地位去压榨两边,这显然不是我们想说的新零售。我心目中的新零售是,供应商、需求方、数据商、服务商、平台商,不是把你的成本变成我的利润,而是共同为了我们中国的产业构筑发展共同体。比如对于刚才说的哪位在南美洲投资的浙商,我们一起帮助他节约成本、共享收益,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新零售。 

  创新管理战略性数据资源 

  当我们认清了AI、大数据、互联网给企业带来的基本挑战和核心命题,我们该怎么来管理数据? 

  我认为不能太迷信所谓的大数据。数据是个工具,不是战略。什么样的数据,能够为我创造价值,这种数据可能不是海量数据,不是有多少个TB。 

  对于企业家,要深入洞察去发现对企业能够带来独特的知识,然后把这种知识积累起来,成为企业自身特有属性的数据,叫企业专有性数据。然后把这些专有型数据维护好、分析好、挖掘好,转化成为价值服务。数据只有给企业带来独特性,这个数据才是创造核心竞争力的。 

  因此,我们要不断的加强数据的积累、数据的分析和数据的洞察,要优化内部的数据管理体系,改变数据的建立体系,形成我们企业内部的数据管理网。 

  我们必须明白,我们积累、管理数据资源的目的是什么?是把最好的、最合适的、对企业能够带来核心竞争力的数据,传递给合适的人,从而做出正确的战略决策,这才是数据资源要解决的问题。 

  在新时代,我越来越认为管理太重要了,当一个人被机器绑架,当一个人越来越迷失自我,当一个组织被东南西北风吹到不知所云的时候,管理智慧比以前任何时候都重要。 

  50年前,我们不需要管理,我们只要把东西做出来就可以。到今天,发现我们身边有这么多资源的时候,恰恰说明管理必须要跟科技融合,必须要跟人文、历史、商学跟我们中国文明融合。 

  今天我们身边缺的不是运营工程师,缺的不是数据专家。在数字经济的时代,我们越来越需要将创新新的人才培养模式,培养出真正具有管理智慧的思想家、哲学家、社会学家和战略家,为中华民族复兴伟大的中国梦贡献管理解决方和智慧。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