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阿里CEO张勇的一年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马钺  12-06

   屏幕快照 2017-12-01 下午4.35.55

  阿里巴巴的2017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为“张勇年”。

  时针倒回到今年5月10日,阿里一年一度的亲友日。当天下午,102对员工情侣鱼贯走进礼堂,举行集体婚礼——这是阿里亲友日的保留节目,以往证婚人都是由马云担任,但那一次,马云在国外出差,为员工证婚的职责交给了CEO张勇。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张勇手里捏着几张提词卡,为了做好准备工作,特意推掉了一个会议,少见的略显紧张。

  整整半年之后,在阿里的另一个大日子,马云同样选择退居幕后。

  双十一之夜,马云和往年一样,来到媒体中心,但并未像以前那样上台演讲,而是在台下静静观看大屏幕上不断增长的销售数字,直到零点到来,数字定格在1682亿,头戴鸭舌帽的马云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个新纪录,而后悄然离去。

  和亲友日那天一样,站在舞台中央侃侃而谈的,是CEO张勇。当证婚人,他是新娘上轿第一次,双十一他已经办到第九个年头,销售额从50亿扶摇直上到1682亿,张勇作为总指挥,喜怒依旧不形于色。他像往年一样,不说自己对销售额满不满意,也不透露明年的目标会是多少。金山银山堆出来、火星四溅打出来的双十一,在社会层面来说是消费者的节日,商业的大阅兵,商业的奥林匹克,在外界想来阿里员工必定压力如山,但在张勇口中,双十一只是阿里内部的一次气氛融洽的Team Building(团建)。

  “当你有一个非常具象的目标,不同领域的团队都要为这个共同的目标去努力,谁也不能掉链子,讲句土话,这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必须环环相扣,都能成功,才能把这件事情办了,这个时候凝聚力就油然而生。”阿里“铁军”强悍的战斗力,是在硝烟弥漫的实战中锻炼出来的,“最好的团建方式,就是从胜利走向胜利。”

  从胜利走向胜利,这像是张勇阿里生涯的写照。2007年刚进阿里时担任CFO,后来兼管淘宝商城,创建天猫,打造了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了阿里的B2C业务,继而担任集团COO,成功带领淘宝实现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型,2015年5月10日,张勇接替陆兆禧,正式成为阿里CEO。这样的经历就像只用一条命打一款名为“阿里巴巴”的游戏那样,容错率极其之低,但张勇硬是用这仅有的一条命,把阿里巴巴这款游戏打通关了。

  担任CEO之后,张勇协助马云,为阿里画就了未来蓝图。如果说马云是阿里巴巴的总设计师,那么张勇就是阿里的总工程师。马云负责天马行空,张勇负责脚踏实地。“思想是没法执行的”,他得为阿里趟出一条路来。

  这条路,名为新零售。

  新零售这个词是2016年10月份的某一天问世的。当时,张勇正和马云一起喝茶聊天,这是他们俩固定的交流方式。张勇告诉《中国企业家》,“聊着聊着,马老师就蹦出了新零售这个词。”在不久之后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正式将新零售和其他四新——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捆绑推出。

  什么是新零售?张勇给出了一个定义:新零售就是在大数据驱动下,对人、货、场的重构。这个答案过于简单,缺乏细节,但对于阿里人来说,“新零售”的定义也许模糊,但方向很坚定。前两年阿里做三通、双十一、线下智慧门店,在张勇现在看来,就属于新零售范畴,只是当时没有把“新零售”三个字提炼出来而已。

  面对线上电商增速放缓和庞大但缺乏活力的线下零售业,阿里的机会既在于将线下零售数字化,更在于藉由大数据创造出的崭新的业务增量。这是一个阿里必须破的局。阿里必须新。因为新和未来是同义词。想做102年的阿里必须为未来求得一个现在之解。马云抛出了这个苹果,张勇负责披荆斩棘,“我是绝对的推动力量。”张勇罕见地用了一个斩钉截铁的词。

  6月份,阿里成立了五新战略执行委员会,张勇任执委会主席,蚂蚁金服CEO井贤栋任副主席,这次组织架构调整被外界解读为阿里集中力量加速新零售的推行。 

  现在,眼前道路似乎变得宽阔明亮起来了:阿里的新零售在多种业态层面大踏步展开——盒马鲜生作为一种崭新的生鲜超市业态,一年半时间里开了13家,家家爆满,成为一种商业现象;针对中小城市的社区便利店推出的零售通系统,如今已经进驻50万家店,计划在2018年开到100万家;无人超市尽管褒贬不一,但吸引了很多眼球;天猫已经和很多线下品牌达成了合作,为他们将线下店升级成智慧门店;传说中5万平米的猫mall在筹备之中——一直面目模糊的新零售,似乎清晰了许多。

  如今新零售已成显学,倡导者不仅阿里,国美、苏宁等传统零售商也开始标榜新零售。京东没有用“新零售”这个概念,而是将自己的探索称为“第四次零售革命”,但刘强东对于零售革命的阐释,以及要在全国开设100万家京东便利店的举措,和阿里的新零售探索并无路线分歧。

  阿里对于新零售战略的推进,在双十一之后的11月20日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当天下午,张勇在香港宣布,阿里以224亿港元获得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从而将欧尚和大润发两大超市收入囊中,继银泰、百联、三江后,阿里的线下版图进一步扩大。可以肯定的是,阿里进军线下,绝不是想做传统零售商,而是为了将线下商业数字化,用盒马这样的先进模式改造传统零售。

  新零售的胜利,也就是张勇的胜利,张勇的胜利,也就是阿里的胜利。阿里今年高歌猛进,“从胜利走向胜利”,市值已经接近5000亿美元。预计到2036财年,阿里巴巴将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中国、欧盟和日本。在投资者眼中,马云正在兑现“阿里未来不再是一家电商”的承诺,现在的阿里,正如马云所言:“我们在创造一个历史从来没有诞生过的,跨边界跨时空和跨国界的经济体。”

  《红楼梦》里,王熙凤说:“大有大的难处。”阿里的难处,也正在于大。越来越大的体量,让阿里处于四面树敌、动辄得咎的境地。前一段时间,针对阿里的非议层出不穷。美团老板王兴公开声称“如果阿里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投资人郑刚发飙称“(锤子)差点被阿里巴巴害死”,而在这两位商界精英炮轰阿里之前,菜鸟和顺丰因为数据问题短兵相接,京东、腾讯、网易、美团等互联网公司纷纷上阵为顺丰助拳。一时之间,仿佛回到了当年3Q大战,只是“狗日的腾讯”换成了“狗日的阿里”。

  就像当年腾讯感到委屈一样,阿里也有点错愕。顺丰与菜鸟打架,张勇知道后,“吓了一跳”。他第一时间飞到北京,和邮政总局、顺丰等相关方面碰面修好。张勇告诉王卫,“顺丰和阿里可以不做朋友,但绝对不会走到做敌人,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

  马云曾经在18周年年会上说过:“我最难过的是在外面听见阿里人现在骄横了,阿里人现在自大了,阿里人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了。我们必须明白,也必须拥有一颗谦卑的心。阿里巴巴要成为一家了不起的企业,我们员工必须是谦卑的。”

  张勇的做法,显然符合马云强调的“谦卑”。在入股高鑫的发布会上,张勇把双方的合作比作结婚:“我们婚前把婚后怎么过日子已经谈好了,开始过日子以后,我们进入一段新的生活,我们一起去努力,双方悉心维护,理解彼此,照顾彼此。”

  这不禁让人想起那个5月的灿烂午后。新人们笑靥如花,张勇罕见卖萌“比心”,阿里市值冲上了3000亿美元的高点。正如张勇所言:“这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