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来的增长来自哪里?
来源:复星集团  作者:  12-01

  近日,CNBC《亚洲经营者》栏目专访了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在专访中,郭广昌谈到了复星未来的发展、并购的核心战略以及对民营企业和复星发展的看法等,接下来小星带大家看看专访精彩内容。

  我们必须比其他人学习得更快 

  Christine Tan:二十五年来郭广昌挑战一切可能性,睿智地带领一家初创企业发展壮大,一手建立起一个超过5000亿人民币资产的全球产业集团。在今天的《亚洲经营者》节目中,我专访了这位复星国际的董事长。复星总部坐落于上海外滩,可以俯瞰著名的黄浦江。他带我参观了他的办公室。郭广昌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大学毕业后他与几位校友一起创办了复星,这家公司如今已成长为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他本人也因此荣获了CNBC颁发的2017年“亚洲年度商业领袖终身成就奖”。 

  郭广昌: 谢谢!我想我们正处于一段旅程中;路漫漫其修远兮,这也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一个重要方面。复星在创立伊始并没有技术、人才和资本。我们必须比其他人学习得更快。 

  Christine Tan:终身学习,在风起云涌的经济大潮中寻求平衡。这位太极爱好者在过去这些年中睿智地带领复星实现多元化发展,从初期的房地产、医药、钢铁与煤矿,到后来的保险、旅游和医疗等行业,复星的产业布局日益广泛。他收购了许多知名品牌,如Club Med、太阳马戏、Silver Cross等,加深了复星的全球布局,他的这些宏伟愿景也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郭广昌:复星现在是一家全球化企业。我们在全球16个国家都有投资,但我们一直植根中国。复星希望通过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为全球家庭提供更优质的产品与服务。这是复星的发展战略。 

  Christine Tan: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监管机构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旨在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去杠杆,并发布指令限制中国企业在某些领域进行海外投资,如房地产、酒店、娱乐、娱乐和体育俱乐部等。复星是否需要因此调整投资战略呢? 

  郭广昌:首先,中国政府发布这项指令是为了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去杠杆,这是可以理解的。同时,我们在与相关部门就海外投资事宜进行沟通时,也知道他们仍然持支持态度,不会施加限制。 

  我们今年已经完成了对印度药企Gland Pharma的投资,此后,我们与合作伙伴(三元乳业)联手投资了法国健康食品百年品牌St. Hubert,因此海外投资方面并没有影响。另一方面,复星是一家香港上市企业,有能力吸引海外资金。我相信,政府的举措是对复星有利的,也并不会影响我们的发展。 

  Christine Tan:您刚才提到投资印度药企Gland Pharma 74%的股权,之后您又投资了健康植物食品制造商St. Hubert,德国汽车轻量化解决方案供应商Koller Beteiligungs GmbH。 

  郭广昌:没错。 

  Christine Tan:近几个月进行的交易有没有受到严格的监管审查?是否需要经过审批程序? 

  郭广昌:我们认为这些投资与国家的发展方向以及我们的股东利益是一致的,同时也符合我们的核心策略,即整合全球资源,为全球家庭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因此我们在整个流程中并没有受到任何特别的审查,而是获得了来自各方的支持。 

  Christine Tan:关于今后的交易,您是否觉得为了达成交易可能必须要接受某种协议? 

  郭广昌:我想重申一下,中国政府仍然支持正规、合法的海外投资活动,因此我们并不认为这方面会有问题。比如政府已经对我们的Gland Pharma交易进行了监管审批。 

  这与过去完全一样,今后也将如此。我们还有部分项目正在走程序,即将获得审批。我们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变化,现在中国资本的海外投资方面有相当清晰的指南和程序,整个流程仍然十分透明。 

  Christine Tan:政府已要求国有银行评估发放给复星和其他中国企业集团的贷款水平。复星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国有银行来为海外收购融资呢? 

  郭广昌:任何银行一般都会进行尽职调查,来纾解并解决任何与利益冲突有关的隐患。这本身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但可能存在某些夸大的成分,也许在某些领域引起了误解。 

  Christine Tan:所以并不会影响复星的融资,是吗? 

  郭广昌:我相信,在处理正常的海外投资方面,政府和银行会遵循市场原则,不会受其他因素影响。 

   

  2017年11月28日,复星成功定价最新一笔3亿美元3年期债券 

  Christine Tan:考虑到来自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压力,今年6月底复星的净债务比率从去年年底的60.3%降至47.4%。这个数字到今年年底有可能低于40%吗? 

  郭广昌:复星的战略是保持良好的净债务比率,并且不受其他方面的影响。我们将维持合理的净债务比率,并不断改善评级。这是我们过去五到十年的核心战略。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的净债务比率一直在下降,还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净债务比率并非总是越低越好。毕竟我们是一家拥有投资基金的公司,并且现在我们的净债务比率处于低位。我个人认为维持在60%左右更为合理。因为这可以体现企业的稳定性,也可以向股东展示我们的业绩,所以我们将维持合理的净债务比率。因此我们不打算再降低了,其实我们想稍微提高一点,达到60%左右的水平。 

  复星的投资符合国家战略 

  Christine Tan:自2011年以来,复星在海外并购方面的投入规模很大。您下一步打算购买什么?您的收购清单上的下一项内容是什么? 

  郭广昌:我们始终关注两大支柱:内生有机增长和外延发展。复星并没有要完成固定数量收购的压力。这也响应了我们的主要目标:更好地满足全球客户的健康、快乐和富足需求,并尽我们所能整合我们的全球资源。我们从未给自己施加完成多少收购业务的压力。当然,内生有机增长和外延收购始终是我们的核心战略。我们一直在寻找可以满足我们需求的战略性收购,但是我们并不会被束缚于一个目标。 

  Christine Tan:您在投资一家企业的时候,会关注什么标准? 

  郭广昌: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匹配复星的战略,并融入我们更广泛的生态系统。其次,投资需要利用和嫁接中国动力,并帮助我们更好地整合全球资源。所以无论是Club Med还是St. Hubert,我们的战略保持不变。公司文化也必须相似。我们必须要学得比别人更快,并且不断提升自己。当然价格也必须合理。 

  Christine Tan:您有没有在看一些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投资机会? 

  郭广昌:复星的一切投资都符合“一带一路”倡议和国家战略。这并不是说我们特地投资“一带一路”,也不是说我们的交易完全契合这一战略。当然,我们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互利共赢的举措,对全球经济有好处。该倡议将得到各方积极响应,我们也相信它会得到更多支持,并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好评和动力。 

  Christine Tan:我个人想问您一个问题,复星到今年年底还会再完成几项交易呢? 

  郭广昌:我有很多正在推进的项目,但是我们也没有设定时间目标来确保在年底之前完成。我们确实有一些交易正在进行。 

  做对的事情、难的事情 

  Christine Tan:复星已在香港上市。复星2016年收益创下历史新高,全年利润增长27.7%。您对2017年业绩有何预测?会不会再创新高? 

  郭广昌:我非常感谢团队和全体员工的辛勤努力,正是因为他们,我们的上半年营收才能表现强劲。我们相信下半年我们也会取得佳绩,但因为复星是上市公司,所以我不能透露具体数字。但从未来三到五年的利润和收益来看,特别是在核心产品的利润增长方面,这与我们的战略和“ONE Fosun”(复星一家)信条相符。我对此充满信心。 

  Christine Tan:去年,复星的净利润自成立以来首次突破百亿人民币大关,您预计在公司这个基础上会实现怎样的发展速度? 

  郭广昌:我相信我们的发展速度应该不错。在未来五到十年,预期可以实现稳定增长。我们拥有一支优秀的团队,制定了以家庭客户为中心的优良战略,我相信今年会实现相当不俗的增长。在去年的基础上,我们将实现优异增长。 

  Christine Tan:您是否仍然着眼于未来三年内资产规模达到1万亿元人民币? 

  郭广昌:这是一个目标明确、自然而然的过程。我们的目标是要做正确的事情、困难的事情,即使需要我们花费长时间才能完成。这个目标引领着我们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资产增长在这个过程中是自然完成的,并不是我们的既定目标。 

  看好中国的未来发展 

  Christine Tan:近期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刚刚结束的十九大和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作为复星国际董事长,您和中国工商界人士如何看待新一届领导班子,您认为是否有利于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 

  郭广昌:我认为这是非常利好的。复星等民营企业普遍深受鼓舞,十九大报告清晰规划了中国的战略、路线图和具体目标。对中国企业来说更为重要的是,海外公司和国际政界也十分重视党的十九大会议和新一届领导班子。今后,中国将更加开放,并加快改革步伐。中国经济将实现稳步增长,我们对民营企业和复星的发展壮大充满信心。 

  Christine Tan:考虑到美国的现状,比如特朗普总统,您对中美关系有担忧吗? 

  郭广昌:我相信中美两国领导人都拥有足够的领导智慧,能够做出正确决策。所以我不担心两国会面临诸多挑战。即使有,也会得以圆满解决。中美合作会为两国公民、两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带来福祉。 

  Christine Tan: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中国人民银行今年将增长率目标定在6.5%。作为复星国际的董事长,您是否仍然看好家庭收入的上涨将推动您所投资的行业继续增长? 

  郭广昌:首先我想说的是,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言,鉴于庞大的市场规模,超过6%的增长率已经相当不错了。其次,未来的增长将来自人们对建设美好生活的需求和向往,例如更健康、更快乐、更富足的生活。所以复星正在做的就是满足人民这些需求。这个领域蕴藏巨大的发展空间。放眼今天的中国,居民的个人债务比保持在最低位,所以还有增长空间。在未来五到十年,消费支出的增速将超过GDP,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中国消费者将拥有更大的消费力,这可以拉动增长,助力正增长。我们竭力进行战略性思考,并看好中国的未来发展。 

  向巴菲特学习,但不是全盘复制  

  Christine Tan:您的成功是一个白手起家、创业致富的故事。作为农民的儿子,您和几位同学共同创立了复星,并把它打造成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之一。您是不是永不停歇、坚决挑战一切,并从不言弃? 

  郭广昌:我非常感谢这个时代,以及我刚才所说的,我们的学习能力。这不是放不放弃的问题,因为我一直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企业家的身份赋予了我充实的生活,就像任何其他职业一样。如果选择放弃,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生活方式会更适合我。我选择了这条路,并坚持一路走来,我非常满意,所以我不会选择放弃。 

  Christine Tan:您常被称为“中国的巴菲特”,您之前说过他是您的榜样之一。您从这位“奥马哈先知”身上学到了什么宝贵的经验教训? 

  郭广昌:我认为我们都是巴菲特的学生。最重要的是,我们从他身上学到了两件事。一是坚持价值投资。二是投资和保险并驾齐驱,我们是率先借鉴他的中国企业。 

  正因如此,我们收购了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我们也将继续深耕保险行业。我们还重点关注健康保险和医疗保险,以及制药和医疗服务,致力于为客户打造全方位的解决方案。由于我们与巴菲特不是同一代人,我之前不太理解他的一个理念,他说他不太喜欢高科技产业,现在我明白了。在他的时代,很长一段时间内并非人人都能使用灯泡,因为当时世界经济的互联性并不高,也没有足够的财力和资源来实现规模化生产。而复星现在要成为一家科技引领的企业,所以我们拥抱创新的思维方式,因为今天的世界已截然不同。   

  科技创新的速度非常快。产品从实验室到生产,再到推向全球市场的时间大幅缩短。这意味着如果你能够在创新技术方面成为领军者,你就可以在全球经济中占据领先地位。这有助于更快速地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为了让复星成为领先的科技引领的企业,我们必须采取与巴菲特不同的策略。虽然我们需要向他学习,但我们不一定要全盘复制,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不同。我们需要学习的是他的理念背后的逻辑,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以及我们如何在当今时代用他的逻辑找到方式及方法。  

  一个好的决策不是由一个人做出的 

  Christine Tan:您在25年前与几位同学一起创立了复星,并把它打造成一家业务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的中国企业集团。作为复星董事长,您在公司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您仍然负责做出所有决策?还是大部分时间用来规划公司的愿景? 

  郭广昌:我并没有做出所有决策,但我参与了所有重要决策。我认为一个好的决策不是由一个人做出的。这是一个人人参与、智慧共享、出谋划策的过程,从人力资源部门到法人实体的律师,都要参与进来。并不存在完美的决策,你能做的只是平衡业务的风险和收益。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集体智慧的决策的过程,这也是复星的决策方式。当然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我不能逃避作为唯一决策者的责任。这是我的工作。我非常享受这个角色和这份责任。 

  Christine Tan:您如何形容您的领导方式和管理风格?您作为复星董事长是怎样的作风? 

  郭广昌:我的领导风格是这样的:如果我知道团队中有人比我知道的更多,我可以一言不发地让位于他们。打个比方,如果我们去一个地方,并且我相信有一个人知道路,我就会跟随这个人。如果团队不知道该如何行动,我会站出来,决定我们应该怎样做。我不是一个片面的领导,并非我说的就是最终决定,我也绝不是一个懒惰或不负责任的领导。所以我认为我既是积极的团队成员,也是坚毅的团队领导者,必须兼而有之。我认为这是一种平衡。 

  Christine Tan:最后一个问题,您最近在上海获得了CNBC颁发的“亚洲年度商业领袖终身成就奖”。在建立伟大的成功企业方面,您对其他人有什么建议?  

  郭广昌:学习很重要。其次,团队和人才也是关键。复星很骄傲能发展成为一家全球企业,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有别于其他企业。我们建立了合伙人制度,现在拥有全球不同国家的合伙人。我一直告诉我的员工,复星是一家植根中国的全球企业,所以在人才方面,不能单单依靠中国人,我们必须吸引全球各地的人才,不论种族和国籍。复星给予他们同等的发展机会。这点非常重要。未来,复星计划聘请更多数字技术人才。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