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放大镜”:感受创投资本的阳光雨露
来源:杭州网  作者:吴宛青  05-07

   

   

   

  李忠/摄

  如果把杭州的创业创新环境比喻为“雨林式生态”,那么良好的政策环境、营商环境可以看成是一片沃土,而资本的助力,则为雨林提供着源源不断的阳光和雨露。

  一方面,注册在本土的多家创投机构不断活跃在各个领域。综合来自投中、微链等机构的数据,目前注册在杭州本土的创投机构已经超过1800家,其中VC机构超过500家。

  另一方面,由政府引导、撬动社会资金共同参与创投过程的创业引导基金也正在形成独具特色的“杭州模式”。

  集聚于此的上千家创投机构和多支创业引导基金,不断为杭州创业创新“推波助澜”,孕育着无数的创业企业生根、发芽。

  资本·引智 

  打造贯穿企业孵化、生产、营销等 

  环节的“人才+资本”模式 

  栽下梧桐树,引来凤凰栖。

  身为全世界创新创业风向标的硅谷,早已向杭州伸出了橄榄枝。2014年以来,杭州全力推动创新“走出去”,通过与硅谷孵化器等合作,让引导基金合作的创投机构与海外孵化的优秀人才、项目进行不定期对接,直接去海外就地孵化高科技项目,并吸引人才回归落户杭州。

  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资本的投入,杭州逐渐形成了贯穿企业孵化、生产、营销等环节的“人才+资本”模式。如天堂硅谷、赛伯乐等创投引导基金合作机构,近年来都在不断地努力拓展“引进来”的渠道。

  “我们在以色列、德国和美国硅谷、洛杉矶、波士顿等全球科技高地设立海外基金、开拓合作窗口,利用资本的纽带关系,通过资本引才的模式,为杭州引进数字经济人才。”浙江赛伯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兼总裁陈斌表示。

  这样的举措,对“引智”的推动作用显而易见。就拿最为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来说,2017年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博将资本与国外孵化器Silicon Catalyst共建首期1亿元机器智能产业基金,打造了一个以机器智能为特色的Silicon Catalyst(中国)跨境孵化器,1年时间里已引进项目5个,预计在五年之内引进机器智能科技项目50个以上,为杭州市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打下了有力的根基。

  资本·动能 

  金融扶持是创业创新的“加速器” 

  更是科技成果转化的助推手 

  2010年,带着雄心与梦想,汪训国来到杭州余杭成立了杭州超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并计划在此基础上培育“云墨·智谷”新材料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目前,这个面积约36800平方米的新材料研发与应用产业园已在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拔地而起。该综合体将是省内首个以纳米新材料为主题的超级平台,为相关的新材料中小企业提供共享研发平台、新材料产业供应链金融等服务。

  “目前园区内可产业化项目就有15个,预计2019年底达30个并形成完善的产业链,2020年实现50个项目产业化,最终实现百亿产业级创新综合体。”说起自己的事业,汪训国难掩兴奋之情。

  金融扶持是创业创新的“加速器”,更是科技成果转化的助推手。以“云墨·智谷”为例,杭州余杭金融控股集团旗下子公司“杭州产融”不仅直接持有杭州云墨智谷新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34%的股份,也将为该园区内相关科创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投资”的专业赋能服务。

  “通过产融公司为企业提供宏观战略引导、微观创业辅导、深度对接资源,牵手价值投资。比方说国有资本的介入,就带动了中军金投、华睿投资和绩优资本等社会资本的参与,这是国有资本参与资本市场运作、扶助创业创新项目落地的有益尝试。”杭州产融旗下云墨智谷总经理王雨晴说。

  重大创新创业平台成功落地的背后,是资本动能的最强音。以金融为“媒”,强化黏合性和引导力度,杭州的创业圈正在迎来丰厚的“彩礼”。

  【一个平台】 

  资本与创业结合,擦出了科技创新的火花 

  一个月前,位于杭州市江干区浙江省国家大学科技园C座的中芬科技产业园正式亮相。这是杭州本土的创投品牌海邦创智与芬兰Finc平台合作的结果,从此之后,芬兰的优质项目可以在浙江落地,而浙江本土的优质企业更能够借此机会“走出去”,同时也能够及时接触到世界领先的科学技术。

  “海邦”这个名字,对杭州的海归创业者来说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成立于2011年的海邦人才基金是全国第一家老海归帮扶新海归创业的风投机构,从一开始就致力于为海归创业者服务。基金一方面通过扶持海归创业,引进国外的先进科技,另一方面也积极搭建桥梁,让国内的创业企业“走出去”,接触最前沿的科学技术,提升产业竞争力。

  对创业企业来说,仅仅有资金扶持是不够的。尤其是科技型企业,前期投入长,科研成果转化更是一道坎。而海归回国创业,大多数都是带着世界领先的科学技术回国,搞科研可以不计经费,长期进行研发,但如果是创业,如何让企业生存下去才是首要问题。另外,对国内的财务、法律、市场情况不了解,没有企业管理经验,也是造成海归创业“九死一生”的原因。

  而更大的挑战在于产品的生产和销售环节:本土创业者在国内“摸爬滚打”多年,对市场、销售积累相应的经验;但海归普遍缺乏市场经验,很难将技术进行产业化。

  身为一位“老海归”,海邦基金的CEO梁刚非常清楚海归回国创业的短板。成立以来,海邦基金对海归们的帮助可谓“无微不至”,比如给企业的发展战略出谋划策,协助企业组建团队、开拓市场、帮助企业对接政府资源等等,甚至海归回国后在住房、子女教育等生活方面遇到问题,海邦基金也会为其提供周全的解决方案,堪称“海归保姆”。

  除了帮助海归创新创业之外,海邦基金从某种角度看来,更是政府的“智囊团”。目前,海邦基金在美国硅谷、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都举办了海外创业创新大赛,形成一个全球引才的格局,每年可以为国内输送一千多个以海归为主的高科技创新创业项目。

  在梁刚看来,如果把政府吸引人才的政策比作“广撒网”,那么资本能够起到的作用,正是“精准有效”。“首先,在甄别项目上,我们是专业的;其次,我们可以在精准了解对方的需求后,用资本去撬动项目,从而把优秀的项目引进国内。”

  作为一家杭州企业,梁刚有感于杭州的创业氛围越来越好。“杭州近年来主打数字经济,这需要有核心技术做支撑,也给了科技型企业更多的发展机会。”

  【一家企业】 

  十年磨一剑,让技术革新的种子迅速生根发芽 

  今年年初,杭州市金融办发布了一则《杭州市重点拟上市企业名单》。位于杭州滨江区的科技创新企业纳晶科技正是其中的一员,这是对企业多年来科技投入的充分肯定。

  纳晶科技是一家从事电致发光量子点技术研发的企业。量子点技术被业界称之为“公认的下一届显示屏技术”,和现在主流的液晶技术相结合后,能够突破液晶显示屏色域有限的“天花板”,极大地提升显示效果。

  可量产化的量子点材料是纳晶科技董事长兼创始人彭笑刚教授二十多年的研究成果,而让研究成果在国内“生根开花”,从而减小国内和国外的科研差距,是彭笑刚一直以来的愿望。但对纳晶科技这样的科研型创业企业来说,科研成果的转化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积累,大量的前期投入不可避免。

  这个过程中,投资方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纳晶科技曾经有过7论融资,大部分都是机构投资。在我们发展历程当中,投资人给了我们很大信心,无论是对公司还是对公司管理层。”谈到投资方对企业的帮助,纳晶科技总经理高磊生不禁非常感慨,“可以说,信心比资金更重要。正是投资人对公司的信任,让我们的企业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高磊生回忆,早期公司一度尝试把量子点材料运用在照明领域,经过几年的探索后发现这不是一个合适的发展方向。企业尝试转型时,和股东进行了多方面的交流沟通,大家一起梳理新的领域和方向有哪些。经过多轮探讨,最终发现显示领域更能够发挥量子点材料的特点,展现了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

  “对我们企业来说,会做很多市场调研、技术路线规划等工作。但是股东、董事会、监事会会站在行业发展前景、国家战略等高度上进行判断。投资机构毕竟接触过大量的项目和多个不同的领域,视角更为前瞻性。”高磊生说。

  纳晶科技的“十年磨一剑”,如今已经开始开花结果。“现在企业已经能够为客户提供一系列用途齐全的产品。预计在未来的两年时间里,量子点材料的运用会进入全面商业化阶段。那时,就是公司迎来飞跃的时刻了。”

  [记者手记] 

  资本不仅仅是钱的事儿 

  经常有人说,资本是冰冷的。但是在采访过程中,杭州创投机构的做法却颠覆了笔者的印象:资本,更有暖意融融的一面。

  对于创业企业来说,仅仅有资金就够了吗?非也。除了资金之外,人才、发展方向、法律法规、政策适应……一个接着一个坎,用“渡劫”来形容也不为过。

  企业蒸蒸日上,是企业本身和投资方共同的愿望。而杭州的创业企业是幸运的。在这里,聚集了1800多家创投机构和多支创业引导基金,他们拥有前瞻性的视角,也熟悉杭州创新创业生态,可谓是杭州创业创新的幕后推手。

  就如同文中提到的海邦基金一样,这接近两千家创投机构和创业引导基金,都担负着创业企业“保姆”的职责,为企业在各个阶段的发展出谋划策:协助企业组建团队、开拓市场、帮助企业对接政府资源……在他们的帮扶下,杭州的创业企业不断地从幼苗成长为参天大树,更不断地充实着这片创新创业的“雨林生态圈”。

编辑:王洁
最新评论